【艾景现场】哈佛大学 加雷斯•多尔蒂:景观学的田野调查

2020-03-1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哈佛大学加雷斯•多尔蒂教授

2019年11月23日,由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和南昌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世界人居环境景观产业博览会暨第九届艾景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在南昌举行。哈佛大学加雷斯•多尔蒂教授在大会上发表了《景观学的田野调查—一以Bahrain和Bahamas为例》的主题演讲。

摘要:景观,单单是做景观这么简单吗?在沙漠中营造自然的绿色景观,这种巨大的自然反差,对于景观设计师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哈佛大学加雷斯•多尔蒂教授通过长期的实地亲身体验,以巴林和巴哈马地区的项目为案例,向我们介绍了哪些和景观紧密相关的因素,以及如何去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

多年前,我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院长一起发布了一本书,名叫《生态的城市》。还有一本书叫《三种生态》,在这本书中写到:当考虑到未来城市景观时,我们需要思考环境、社会关系,以及人的主观性,这三点需要同时考虑。我们只是单纯考虑环境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考虑到社会、考虑到美感、考虑到人的主观性。我们往往会把这三个要素分开看,之后我们进行了展览,开了一场大会,会议主题是“城市的未来”。这本书后来被翻译成了多种语言,包括中文。

 

出版发行的专著

 

这本书讨论的是城市的未来,包括社会关系、环境和人的主观性,如何更好地融合起来,如何更好地看待生态,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生态环境或生态哲学等各个方面的概念”,作为景观设计师,我们需要考虑这些概念。接下来我与大家分享一下我怀着这样的心态做的几个项目。

 

首先我们是在波斯湾、巴林以及巴哈马做项目。我演讲的主题是《人类设计和民族设计》,把地理与人类学和民族志学融合在一起,把地理、地貌和设计学有机结合。人类学研究的是人类的基本条件,并将这些考虑到景观设计当中,这是一个重点。

 

城市的绿色展现,在环境学当中,并不是我们真正看到的那种绿,因为提供城市的绿色,很少会考虑需要做的或维护的成本,呈现的绿色是一种成本,有时还会出现道德的质疑,尤其是考虑到巴林的这个项目。我出了一本书叫《绿色的悖论》,当我去巴林做调研时,我去了很多地方,我看到了很多绿色的景观状态,后来回国后,我出版了这样一本书,它是基于民族志学的。平时我不断走访这些景观,并和人们进行交流,了解每个人对“绿色”的不同理解和价值观。

 

项目所在的巴林地区

 

如今,我想去解释一下为什么是绿色?选择研究绿色?为什么是要选择巴林的项目?为什么要使用民族志学?

 

我们为什么选择绿色?城市一般会采取景观的格式或景观建筑的方式,尤其是对景观的提炼和展现的模式。景观是指地貌学、园艺学,包括公物等的景观设计。从尺寸延伸到具体的物体,从飞机的窗户中也能看到是个具体的景观。当我在巴林开始做田野调查时,对这种软硬相结合的旧设施非常感兴趣。在沙漠中,这样的景观非常有意思。

 

巴林的景观让我快速意识到,人工建造的绿色和原生的绿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用阿拉伯语的理解,就是美丽的景色的意思。巴林对于景观这个词,和我们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因为阿拉伯语中没有准确的关于“景观”的翻译,即“景观”的意思是美丽的景色,每当我讨论“景观”时,他们会去讨论“绿色”。从那时开始,我就想去研究绿色,用不同的参考方式研究。当我与他们相见、讨论绿色时,我会记录下人们对绿色的反映、价值观、情感,甚至会画下来,或者拍照片,大家要知道,水、绿色景观以及美丽的脸庞,这是变开心的三要素。

 

水、绿色景观

 

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巴林呢?因为它是独立的岛,只有30英里长,10英里宽,总共135公里的距离,我们可以以走访的方式研究它的景观基础设施,可以维持整个国家的内部的景观状态。有人和我说:“有个地图会标明印度洋是绿色的海。”经过找寻,这张地图是1600年代的地图(下图),这是波斯海,下面有解释是指绿色海洋的意思。但从巴林历史地图来看是有绿色景观的,它展示了整个北岸、西岸早期种植了早椰树。

 

巴林历史地图

 

波斯湾有两个系统,其中一个系统是如何更好地把地下水挖掘出来培养农业生产。在19世纪左右,巴林大量的绿色景观已经被砍伐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住房区域,并且人口在不断增长,从1920年的8万人,到目前已增长到140万人左右,且人口仍在不断增长,这是我们无法预料的结果。

 

当我走访巴林地区时,我开始能够不断预见绿色的状态。居住在巴林一年的时间里,我不断的与人交流、做计划、进行田野调查。当我做计划时,不见得能完全实行计划,后来我不断走访,并不断调整计划。这是我与人们相识的过程,通过这样的走访,我相信可以遇到一些未曾遇过的人,当我在街上站立观察时,很多人很友好,他们会主动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是否迷路……

 

我与当地政府部门交流时,我们向他们提出需要一些数据的请求,他们说可以给我们官方的数据,但实际的数据非常复杂。我意识到,为了能够获得我们需要的数据,我需要长期融入并参与其中,即更好地走访参观景观状况。

 

 

第一个,我想与大家说的是“眼泪和花园”。不管它还剩有多少早椰树,这是巴林一个标志性的绿色景观,也是最快消失的一个绿色景观。我第一次走访早椰林时是在北岸,当时我的眼角湿润了,我非常感动,因为我看到被忽视的园林,我觉得非常感动。我的朋友问我为什么哭了,他们是没办法去理解的。

 

为什么这片早椰林会让我如此感动,是因为它与沙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唤起了我的思乡之情?或是近在眼前的破坏?其实,我的情绪反映是与房地产开发的一个朋友有关,他在黎巴嫩内战时离开了黎巴嫩,他认为绿色是可以重新种植的,可以产生与天然绿色景观同样的效果。希望真的可以这么容易,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被破坏消逝的“园林”

 

绿色景观是巴林这个国家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展现出来的不仅是思乡之愁,更多的是让人去思考,包括树冠和树冠的天界线,它所带来的树荫等,可以让我们缅怀过去,与树林明暗的色调进行对比。房地产开发商和我说他们要把这些树砍了建房屋,建房屋也可以有绿色的状态,同样有绿色景观的效果。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绿色让我们有很好的记忆,并不是我们所能看到的记忆状态了。我们看到早椰林砍了,变成了一排排的房屋,所用建材的一部分就是这些早椰林。其实在巴哈林砍椰林是违法行为,所以他们偷偷使用了这些材料。开发商在商售的房子与我们平时看到的房屋广告很不一样,最后建成的是这种效果(下图),人们看到这样的房屋后都失望了。

 

开发建成的房产项目

 

在巴哈林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下雨,这里的荒漠会因为雨水变为绿化。巴哈林的特点不仅是绿色,还有红色,比如道路,以及节日时的红色装饰。

 

巴哈林发生了持续三天的沙尘暴,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红色

 

还有巴哈林的死亡森林,调查时我与当地工程部的废水工程师交流,他发现这些废水和废渣的处理,是导致了巴哈林早椰林毁灭的主要原因,这让我非常震惊,因为他说的非常直白,而且他提出的这些可以成为我们的未来之鉴。这个工程师还说,官方作了调查,发现这些废水和废渣放在早椰林的土地上,导致早椰林被破坏,水源变少,不再有流动水。

 

而政府发现,如果要保留剩下的森林,就必须种植一些新的树林,并进行农业活动,而在这个国家,早椰林正在消失的边缘。当地有一个灌溉系统,由于缺水而处于一个非常紧张的状况。如果不发展农业,所有的土地都可以进行工业或建筑业,但农业是绿色的,从事农业的农民可以选择进行农业活动,保留部分的绿植和森林。

 

一个方法是减少排放废水、废渣,但工程师在森林研究中发现周边农民的农业行为,了解了森林的历史,并发现如果只用技术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是很难的,因为工程的方式并不能保证地区的绿化覆盖率。如果工程师采取了更加绿色的方法,但如果周围的人在意识上不能保留绿色,早椰林还是会遭到破坏,这使我非常沮丧。

 

我在巴哈林生活了一年,巴哈马的风景非常美,同时也非常脆弱。我们的项目在巴哈马的一个群岛上进行,岛上有7000人,占到巴哈马人口的2%。我们有52名研究人员,我们把当地人作为调查对象,观察他们每天、每周的活动。我们试图去理解当地人们与土地的关系,我把我的一些理解写在了我的书上,同时也看到了民族志和人种研究的影响。

 

这个项目是与巴哈马政府合作的,同时我们还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并达成共识:制订出流程及巴哈马每四五年的发展计划,并涉及到景观方面,我们还想如何把田野调查融入其中,如何与观众、受众进行更好地沟通等。最终,我们项目的结果是在巴哈马国家博物馆进行展览,以创新的形式与当地人们进行互动。有人说,用这种方式展现了巴林地区人们的生活方式。

调查当地人们的活动

那么,我们的项目到底是如何做的?我们有四个议题,通过这四个命题与景观设计紧密结合起来,再分享经验和知识。为了更好地与人们进行互动,我们52个研究员,每周都会与当地人们沟通,包括学生、景观设计师、研究民族志和人类学的学生。巴哈马的人们会与我们一起交流,我们与当地的业主、政府、游客、移民等讨论,我们会询问他们关于环境的问题,以及环境如何影响到他们,环境是否有变化?他们会提到环境气侯变化对他们的影响。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的学生们做田野调查,每周花4小时写报告,并将当地人们之间的信息、交流互动记载下来。我们还有一些会议,在会议中,有时人们会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例如工作、抱怨家人的情况,他们会畅所欲言,会谈到未来的计划等等,也会把家里的纠纷带到会议上。

 

由此可以看出,我们真正走进了这里的社区,真正听取到了人们的反馈及想法。那么可以怎样改造他们呢?我们有一个临时的花园,只持续了1个月,这是西班牙式的临时公园,人们希望它存在的更久,但这个项目就是临时的。一年之后偶尔发现,虽然我们的临时设置早就走了,但当地的人们开始建立永久性、比较美观的空间和建筑。

 

正如之前所说,我喜欢抓住机会,对于我们来说,要持续地在岛上工作是比较难的,所以我们制订了一些非常简单的架构。

 

“鸡舍”项目

正如图上所述,我们还与美国海军在当地一起建设了这样的架构,这是一些鸡舍,哈佛大学的实地考察人员利用信用卡购买鸡舍,买了30只鸡,通过飞机运到岛上,而且很认真的选择了养鸡舍的小岛。当我们在某些小岛养鸡时,其他小岛也想要这些鸡舍。之后我们就开始出版或制定养鸡的手册,从而给想养鸡的小岛提供这些手册,这是非常棒的项目。

 

我们受邀与巴哈马最高首相进行汇报,当时的首相和部长都在现场,于是我开始了我的讲解。当30秒之后,首相称“停下,停下,我是管理国家的人,你居然跟我讲养鸡舍的问题,你想和我说什么?你是否可以和我分享一下到底如何做才能服务好我的国家呢?”于是我向首相解释:这是我们的研究人员做出的调查,他们有不同的见解。在岛上我们称之为“农民的小岛”,农民说他们已经忘记了如何务农,如何进行农业劳动,每周会有食品带到岛上,即他们完全依赖于每周通过船外送来的食品;另外一个岛屿的管理者与我们说,孩子们的课程是为了以后的就业,而不是为了岛上居民的生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国家课程的设计更多的是让孩子去岛外生活,而并非在本地。

 

我告诉首相,巴哈马有外来食品的供应,但这样做破坏了当地农业的生产状态,如果完全依赖于外部食品的供应,会涉及到当地的粮食安全,这是一个国际性的严重问题。在学校的课程设计中应该涉及到粮食安全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建议学校设立养鸡相关的课程。首相非常喜欢我的答复,所以我们开的会议也超时了。

 

现在,我想总结一下我的演讲:我们的项目能够提供很好的景观设计的建议;另外,我们可以从小小的鸡舍扩展到国家范围,我们可以分享我们的知识;如果我们想象不到未来,我们可以更好地塑造未来!

 

接下来,我们了解到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更好地服务就业和社会发展等相结合;其次就是我们如何更好地发展,考虑如何与社会更好地合作。我们要认真思考景观设计这个重要议题,这也是我们景观设计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能更好地理解景观设计、景观行业的话,才能有更美好的未来。
 
演讲视频链接:哈佛大学加雷斯·多尔蒂:加雷斯•多尔蒂:景观学的田野调查